當前位置:首頁 > 職場資訊 > 職場充電

關于投資基金會計與信托業務會計整合的思考

時間:2019-06-16 16:22:01

  一、整合問題的提出

  2002年1月1日實施的《證券投資基金會計核算辦法》,是定位于新《金融企業會計制度》之下的專業核算辦法,適用于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證券投資基金的會計核算。于2003年10月28日發布并于2004年6月1日實施的《證券投資基金法》將“契約型基金”統一正名為“信托制基金”,這意味著我國現有的投資基金體現的是一種信托關系,它的運作應當遵循信托原理。而對信托業務,目前還沒有正式出臺專門的核算辦法,只有財政部于2003年11月印發的《信托業務會計核算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根據“征求意見稿”的闡述,擬出臺的《信托業務會計核算辦法》也是定位于新《金融企業會計制度》之下的專業核算辦法,適用于信托投資公司信托業務的會計核算。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證券投資基金的會計核算由《金融企業會計制度》第13章“證券投資基金”規定,信托投資公司的信托業務則由第14章“信托業務”規定,而這兩章內容,差異很大,這就意味著同是信托性質的業務將遵循不同的會計規則。筆者不由困惑,二者是否存在遵循基本一致會計規范的理論基礎?如果回答是肯定的,就產生了投資基金會計與信托業務會計能否有效整合、如何整合等問題。

  二、整合的理論基礎:投資基金與信托的關系

  投資基金是通過發售基金份額募集資金形成獨立財產,由基金管理人管理、基金托管人托管,以資產組合方式進行投資,基金份額持有人按其所持份額享受收益和承擔風險的投資組織。根據組織形式的不同,投資基金可分為信托制、公司制、合同制和有限合伙制基金等。我國在1991年引進現代投資基金制度時,因一些原因而折中采用了“契約型”基金的概念。契約型基金根據投資對象的不同,可分為證券投資基金和實業投資基金。

  從國際通行立法來看,契約型基金多依據信托原理來規范,日本、韓國和我國的臺灣更是直接稱為“證券投資信托”。20世紀30年代,日本從英國引進投資基金制度,1951年發布了《證券投資信托法》,奠定了投資基金發展的基礎。根據這部法律,日本投資基金采用的是信托制,屬于一種信托業務。直至2000年,日本才對該法進行修改,增加了允許設立公司制基金的規定。我國在首次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的證券投資基金法草案中,就將“契約型基金”統一正名為“信托制基金”。這意味著我國現有的投資基金體現的是一種信托關系,它的運作應當遵循信托原理。即:一方面,基金財產具有信托財產的性質,投資基金一旦有效成立,基金財產即從基金持有人、基金管理人與基金托管人的自有財產中分離出來,成為一項獨立運作的財產,體現了信托財產的獨立性原則;另一方面,基金財產名義持有人和受益人分離,基金管理人和托管人不能為自己的利益使用基金財產,與信托財產的“所有權”主體與利益主體分離原則一致。

  當然,并不是所有的投資基金都體現為信托法律關系。因為按照投資基金組織形式的不同,基金有合同型、信托型、公司型和有限合伙型等。只有當投資基金屬于信托型時,才需要遵循信托原理。至于其他幾種基金類型,則不一定要遵循信托原理。但按照《證券投資基金法》的闡述,我國今后普遍采用的基金組織形式是信托制基金,并且規定采用公募的形式來籌集資金。也正是從這一點出發,基于和已發布的《信托法》的銜接,《證券投資基金法》將“契約型基金”統一正名為“信托制基金”。可以說,我國目前的投資基金體現的是信托法律關系。

  隨著《信托法》的發布實施,從2002年7月18日上海愛建信托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推出“上海外環隧道資金信托計劃”起,兩年來信托公司已推出300例左右的信托產品。投資的領域為基礎設施、房地產、證券等。從信托資金運用的角度來分析,信托產品分為特定信托、指定信托和無指定信托。但目前大多的信托產品屬于特定信托,籌集的資金主要投向房地產、基礎設施、電力等。指定信托對受托人的理財能力、品牌、信譽都有較高的要求,其業務開展模式是從資金到項目。在某種意義上,指定信托類似于投資某特定范圍的基金,包括證券投資基金和實業投資基金。

  可見,信托制基金,不論是證券投資基金還是實業投資基金都屬于信托業務的范疇。而信托業務的指定信托計劃無疑是信托型基金業務。從目前二者開展的業務狀況來說,信托業務包括投資基金業務;未來如果出現非信托型基金,二者會產生部分重疊。正因為存在這樣的關系,就奠定了投資基金會計與信托業務會計整合可能性的理論基礎。

  三、投資基金會計與信托業務會計的整合

  投資基金會計與信托業務會計存在著整合的可能性,并不意味著有整合的必要性。有無整合的必要性要看銀行業、證券業、信托業和保險業是否存在混業經營的事實與趨勢。2003年12月我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以下簡稱《商業銀行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銀行法》(以下簡稱《人民銀行法》)進行了修改。專家指出,《商業銀行法》與《人民銀行法》對某些條文的修改,為在我國金融領域的混業經營開辟了新的發展空間。事實上,隨著金融市場的發展,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交叉經營業務出現,包括本文研究的投資基金業務和信托業務。

  我國信托市場中,除信托公司開展信托業務、基金管理公司開展信托型投資基金業務以外,還有綜合類證券公司在開展信托性質的資產管理業務。2003年12月18日,中國證監會發布了《證券公司客戶資產管理業務試行辦法》(以下簡稱“試行辦法”)。“試行辦法”將客戶資產管理形式分為三類,包括定向資產管理業務、集合資產管理業務和專項資產管理業務。業內人士指出,證券公司的集合資產管理計劃與信托公司的集合資金信托計劃“高度類似”,集合資產管理計劃實質是集合資金信托業務。因此,筆者認為,信托業組織機構從事的以信托法理為依據的受人之托、代人理財的資產管理業務,都可以統稱為信托業務,不管是綜合類證券公司、信托公司、基金管理公司還是其他金融機構,只要從事信托業務,其核算就應遵循信托業務會計規范。

  《證券投資基金會計核算辦法》在會計理論上的突破表現在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證券投資基金以基金為會計核算主體,獨立建賬,獨立核算,從而使證券投資基金的會計核算不僅與基金管理公司自身業務的會計核算區別開來,不同基金之間也能夠相互獨立。信托業務會計以信托業務為核算主體,獨立建賬,獨立核算,使信托業務的會計核算與信托業從業者的會計核算區別開來。產生同樣結果的原因是信托財產(包括基金財產)獨立性特征的要求。同是以信托財產為核心、以信托業務為會計核算主體,二者將在會計理論的適用上存在共性,因此,筆者認為應對投資基金會計與信托業務會計進行整合,將信托制投資基金會計納入信托業務會計范疇來研究。由于《證券投資基金會計核算辦法》出臺在前,對投資基金會計也有一些前期研究成果,因此應研究投資基金會計科學、合理的理論內核,以指導信托業務會計規范的制定。

  筆者認為應就信托業務設計指導性的會計準則,在準則理論框架的指導下,再由財政部制定各個具體的核算辦法。這樣既能擺脫因信托權利與制度安排上的靈活性而導致的難以用統一的核算辦法核算復雜信托產品的困境,又為將來無限的新產品拓展空間。因此,信托業務會計規范的制定應與其他行業規范有所區別。在會計理論的指導下,首先制定第一層次的規范即信托業務會計準則,內容應包括信托業務的會計假設、會計目標、會計原則、會計要素的確認與計量以及信托業務會計報告等。在準則的指導下,針對不同信托業務類型制定專門的核算辦法即產生第二層次的規范。對于新出現的信托業務形式應在分析其經濟實質的基礎上,決定是適用已制定的會計核算辦法,還是在已制定的第一層次準則指導下,新增屬于第二層次的核算辦法,用以指導實踐。這兩個層次的會計規范相輔相成,形成相對嚴密的信托會計規范體系。

  信托業務會計的研究尚處于摸索階段,如何規范信托業務會計核算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課題。因此,筆者建議先結合證券投資基金會計的研究成果,研究信托業務會計準則的內容,然后對實務界廣泛開展的信托業務制定專門的核算辦法,比如目前迫切需要制定資金信托會計核算辦法、財產信托會計核算辦法;另外應對證券投資基金會計核算辦法作出修改、完善。


双色球选号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