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職場資訊 > 職場社交

遺忘的都市角落

時間:2019-06-17 07:09:40

  常聽人說蘇州是水鄉,小橋流水,粉墻黛瓦,嫻雅得讓人留戀忘返。如若住得長了,更仿似一曲優悠的歌叫人沉醉。

  我自小生活在蘇州,稀罕得是我卻從未領略過這樣的滋味。腦海里,蘇州雖美,卻也如同別的大都市一樣。參差的高樓,擁擠的馬路,熙攘的人群;夜晚霓虹閃爍,車鳴刺耳,一眼望去,周遭的高樓仿佛一只只蹲立著的蠻荒怪獸。在這樣充滿鬧意的都市里生活,即使衣食住行方面,配套完善得無與倫比,可是總有一種淡淡的遺憾。

  常言道:“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

  “半塘春水綠如澠,贏得橋留斟酌名。橋外酒簾輕揚處,畫船簫鼓正酣聲。”這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描繪古代蘇州的詩句。每當誦讀,眼前不覺就會浮現出那個小橋、流水、人家的美麗畫卷。悠悠的水鄉,淡淡的情氛,一切盡在其中。與現下的喧囂都市相比,那股子江南古鎮的動人神韻委實令人神往不已。

  隨年歲漸長,就在我似乎要遺忘心中那一份期盼的時候。驚喜便隨之而來。

  某個夏日的一天,薄霧籠罩。我跟著爸爸,媽媽去奶奶家拜訪。奶奶原是做生意的,就在我家附近,因此住得也離我家甚近。但自她年紀漸大,生意也隨之結束。故而就搬回了老城的老房子居住。

  奶奶的老房子我卻從沒去過。由臨頓路下車,我便纏著爸爸,媽媽問這問那。

  “奶奶的房子大嗎?”

  “聽說房子很老了,爸爸,那漏水么?”

  “有電梯么?”

  因為問得太多,所以惱了爸爸,最終屁股挨了一下。卻聽爸爸說:“別問了,待會兒自己看。是好是壞自己心里評比。”

  一行三人在霧氣中漫行。照理說如此氛圍肯定很是寫意。可惜縱然薄霧傾城,身邊依然車輪滾滾,人群攘攘,聲浪不斷高昂,像個大公園,讓我覺得有些煩悶。

  走不許久,也不知何時拐了個彎。剎那間,眼前景色頓變。整片的白墻青瓦,隱現在綠樹翠竹之間。兩邊是古老的宅院,舊門緊鎖,屋檐下風鈴沉默,輕柔的晨霧如舞者穿梭。

  踏在青石板路上,突然有一種古怪的感覺,我好像穿越了。僅僅一個小小的拐彎,巷里巷外仿佛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歲月似乎在靜謐中悠然淌過。一時讓人不知身在何地。

  越過青石板路,緊接著是一條石子鋪就的逶迤小路。路側一弘清流在無數拱橋間徜徉而過。水邊柳樹成蔭,偶爾還能看見幾棵香樟樹的影子。樹下這一簇,那一堆,或三或五的圍坐幾人;泡一壺香茗,聊個海闊天空。

  不錯!這就是我腦海里一直渴望一見的水鄉情韻。

  幾個漂亮的女孩穿著彩色的衣裙在我們身邊掠過。又有幾個衣著時尚的游客拿著相機,在橋邊、河邊,留下了各自的身影。身邊經過的每個人都是輕聲慢語。忽然耳邊傳來幾聲慷慨激昂的京韻。這番突兀,頗有一種“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的感覺。

  抬眼望去,卻是一位老者在幾個同伴的促捧下興致陡高。隨京韻嘹亮,另一邊聚攏的幾人之間,不服氣的倏然響起蘇州評彈來。此起彼伏里,間雜幾聲婉轉鳥鳴。不免是“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看到這里,聽到這里,我不覺想哈哈大笑。驀然覺得神清氣爽,煩悶盡去。

  望著眼前一切,是那么的適意。在這里,仿佛沒有紛紛擾擾,沒有世俗的煩惱。姑娘笑得嫵媚,小伙笑得無邪,孩子笑得爛漫,老人笑得燦爛。放浪不羈的小伙在樓下高聲約會,美麗姑娘卷起窗簾,似羞似怯的應了;白發皚皚的老人,或高歌,或低吟,盡棄倦顏滄桑。

  小巷的時間好象特別緩慢,迥異于外間的那種忙碌。生活在這里的人,都是散散淡淡地過著,不分今天和明天,只要快樂就好。與小巷外的那種虛擬的繁華,更是霄壤之別。

  天然去雕琢,清水出芙蓉。不正是小巷的溫潤可愛之處嗎?“斐斐,喜歡這里嗎?”爸爸突然問我。

  愕然下,我忙回答:“喜歡,非常喜歡。原來奶奶的老房子這么棒!”

  回到家里,望著窗外不遠處一座座巍峨參差、風格各異的大廈;再看著馬路上那沸騰的人群,不禁面泛苦笑。不知不覺地看向星光璀璨的夜空。慢慢地放松身體、精神,讓小巷的沉靜和此時此刻的我融合在一起。漸漸的,喧囂遠去……

双色球选号大师